黄岔:传承红色基因 建设美丽乡村

    来源:内丘报   作者:内丘报   时间:2019-11-26   浏览:7516

10月24日,内丘县青年干部理论研修班的80多名党员干部来到内丘县黄岔村,接受红色文化的洗礼。

黄岔村是内丘县红色教育课堂之一。在抗日战争时期,黄岔的特殊地理位置发挥了重要的军事作用。

“在黄岔这样的红色历史文化村里接受思想的洗礼,让我们理想信念更加坚定。”青年干部理论研修班班长刘扬说。

内丘县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主题教育开展以来,已先后组织600多名科级党员干部和青年干部,分批次走进该县“红色力量”

党性教育百里绿廊,接受党性教育实地学习。

抗日信息从这里传递 

八路军在黄岔村建立了交通站,而且是太行一分区的总站;不少黄岔村民主动请缨,成为交通员

黄岔村位于凌霄山北坡的山坳里,是一个古老幽静的村落。据说,“黄岔”原名“黄卡”,相传东汉末年巨鹿人张角领导的黄巾起义军在此设关立卡,故称“黄巾军关卡”,后因这里还是出入凌霄山寨的三岔口之地,加之“卡”“岔”音近,而逐渐演变为“黄岔”。

在抗日战争时期,黄岔特殊地理位置发挥了重要的军事作用。由于这里隐蔽性强,抗战八年,八路军冀西游击队总队长杨秀峰,以及他领导的内丘县独立团、独立营、保家民团经常驻守在黄岔村。

现如今,黄岔村仍保留着当年县抗日独立营总部、独立营训练场等旧址。

“由于地理位置险峻,抗日队伍经常由此出山打击日寇,日寇却不敢贸然进来扫荡。”村里的讲解员李敬芳老人告诉记者,仅有一次,日寇前来扫荡,独立营让村民分成两部分,一部分埋伏在东面的山上,另一部分埋伏在西面的山上,等鬼子进村后,只开了一枪,便大喊“冲啊!杀啊!”“鬼子只听得见枪响和喊声,不确定山里埋伏的军队有多少人,很快就吓得跑掉了。”

根据记载,八路军在黄岔村建立了交通站,而且是太行一分区的总站。主要连接太行一分区和冀南二分区之间的情报、信件传递,抗日急需物资、报纸文件运送和护送抗日干部等。尤其是来回护送的八路军主要首长,大多还曾借宿于黄岔交通总站。

要穿越三道日军封锁线,交通员的责任极其重大,处境更是危险。为了能尽快传递情报,不少黄岔村民主动请缨,成为交通员。张荣妮就是其中之一。

张荣妮1942年参加抗日工作,任冀南二分区地下交通员。由于日军对抗日根据地进行严密封锁扫荡,致使地下交通站受到严重破坏。为了尽快打通八路军的联络线路,组织决定建立一个更加隐蔽的夫妻联络交通站。经过严格筛选后,组织决定启用已潜伏下来的郭永善,而另一个人选就是张荣妮。

“那时张荣妮没有结婚,当听到组织的决定后,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与郭永善组成家庭,建立秘密的地下交通站。”李敬芳介绍说,自建立交通站到抗战胜利的两年间,张荣妮始终坚守交通员“不问、不看、不说”的保密工作原则,为党和八路军护送干部100余人,传送情报文件不计其数,从来没有发生过失误。

红色基因代代传承 

现如今,黄岔村依然用自己的方式保护着那段红色历史,传承着当年流传下来的故事和精神

“在黄岔村,曾经发生过很多军民鱼水情深的故事。”黄岔村党支部书记刘志国介绍说。1942年秋,保家民团战士韩玉琨患了瘟症,就住在二区区委书记张玉林家里。张玉林的母亲张大娘拿出酸枣面沏水给他解热,并日夜守护。张大娘的闺女张黑妮当时只有十七八岁,为了给玉琨治病,她一个人上山采集草药、熬药,并为韩玉琨换衣、洗衣。据悉,张黑妮的拥军事迹在当时太行山一带广为流传。

现如今,黄岔村依然在用自己的方式保护着那段红色历史,传承着当年流传下来的故事和精神。

记者在黄岔村看到,当年八路军工作、居住过的10余处民居依然保存完好。村民霍果妮的家,就毗邻当年县抗日独立营的旧址。她和老伴主动承担起了旧址维护的任务,天气好的时候开门开窗通风,冬天下了大雪及时上房扫雪。“能和‘独立营’做邻居很自豪。”霍果妮说,她9岁的小外甥也会讲当年独立营抗日的故事啦。

已经70岁的村民李敬芳,是一名退役军人,现在担任村里的红色故事义务讲解员。“我从小听这些红色故事长大,也想讲给更多人听。”退伍回乡后,他开始有意识地收集发生在黄岔村的革命故事,并进行整理、求证。“这些故事,我讲一天也讲不完。”李敬芳说,“能做这些红色故事的继承者与传播者,十分自豪。”

记者还发现,走在黄岔村,山坳里、路边、屋旁……随处可见的柿子树已经挂满黄澄澄的果实。“独立团、独立营、保家民团驻扎在黄岔时,由于粮食短缺,村民们就把柿子晒干,磨成面,和从山上打下的野菜掺和在一起,做成干粮。”李敬芳说,这些柿子面做成的干粮,养活了村民,也养活了八路军。

现如今,这些柿子树被村民自发地保护了起来。“虽然这些野生的柿子树果实很少有人问津,但也不会被替换成其他树种,因为它们是军民团结一心、克服重重困难共同抗日的时代见证。”刘志国说。

村民李茂林是一名退役军人,也是黄溪谷公司的负责人。从部队退伍后,他自主创业成功后反哺家乡父老,流转村内100多亩土地,种植具有药用和保健价值的经济作物野芙蓉。“村民流转土地每亩每年收入1000元,在基地打工一天能赚60元。”刘志国介绍说,现如今,基地已带动村内及周边上百名村民致富增收。

“我是听着村里发生的红色故事长大的,从小崇拜八路军。”李茂林说,长大参军入伍后,他更加明白了一名军人的使命和担当。

指着村两委旁边一座已经完成建设的厂房,李茂林说,野芙蓉的深加工车间已基本建成,装入相关设备后就可投入使用。“我们要建设集种植、采摘、深加工于一体的生产线,以实际行动回报家乡父老,带动更多人脱贫致富。”

以红色精神促进乡村振兴 

把保护革命遗址和古村落相结合,黄岔村决定走旅游开发的生态发展之路,着力打造山清水秀的旅游胜地,展示最美古村落风采

10月20日,还未走进黄岔村,就看到停在村口的外地车辆和正在拍照的游客。

“这里红色文化氛围浓厚,我们都愿意来感受。”专门从市里赶来的游客赵梦说。

黄岔村里古村落保存完好,独具冀南山乡风貌特色。房屋依山随形,高低错落有致,大多为单层建筑,也有少数二层楼房建筑。院落有连体式、四合院式,偶有二进院式;建筑材料均为各种石材,屋顶以平檐式石灰夯实为主,房檐铺有石板。院落与院落之间形成街巷,由石板铺路,曲折有向,古朴厚重,余韵悠长。

“我们黄岔春天看花、夏天品绿、秋天赏叶、冬天观雪,一年四季都有看头。”刘志国颇为自豪。

但在前几年,黄岔村却不是这个面貌。

“以前村里的路比较难走,晴天两脚土,雨天两腿泥。”“以前农闲时也没啥别的活动,没事了就串门,东加长西家短的拉家常……”村民纷纷地向记者介绍起来。

2009年10月,刘志国带领村两委班子和广大村民一起,在县、乡两级的大力支持下,克服种种困难,终于建成黄岔新村,一改往日的落后面貌。如今,统一规划建设的黄岔新村,更加靠近獐么乡主要干道,水泥道路通到家家户户门口,街道上安装了路灯和监控……

“村里还建起了健身广场和农家书屋。闲时不单单只是拉家常了,还可以到健身广场晒晒太阳,锻炼锻炼身体,也可以去书屋里学习学习新知识、新技术,这生活比以前充实、有意义多啦!”村民张秋珍告诉记者。

但刘志国和村两委班子并不满足。“革命先烈为了国家独立、民族解放,抛头颅洒热血,在这片土地上留下了无数可歌可泣的故事。”刘志国说,作为新时期的基层干部,更要坚守初心和使命,以实际行动传承红色精神,为人民谋幸福。

把保护革命遗址和古村落相结合,黄岔村决定走旅游开发的生态发展之路,治山、治沟、修路一起上,着力打造山清水秀的旅游胜地,展示最美古村落风采。

为了号召村民积极参与,刘志国等村干部带头干起了农家乐,并手把手教授大家经营管理的知识和经验。目前,全村已有二三十人吃上了“旅游饭”。

现如今,黄岔村精致统一的院落、笔直挺拔的白杨树与青山绿水、蓝天白云交相辉映,已然成了摄影爱好者的拍摄、采风基地,户外旅游穿越的集结地。

2017年,黄岔村被评为“河北省十大最美古村镇”。2019年4月被评为“中国传统古村落”。目前,黄岔村正在积极申请“中国美丽休闲乡村”。

记者手记

传承红色基因,学习英烈事迹,弘扬英烈精神。

走在黄岔用石板铺砌的街道上,走进革命英烈曾经工作、战斗过的小屋,聆听着军民联合抗击侵略者的故事,不由思潮澎湃、感慨万千。

行进在追梦的路上,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,不仅体现在从根据地的历史中索求智慧、汲取力量,更体现在让这里的百姓过上红红火火的好日子。

在红色基因的传承中,在县、乡党委政府的支持和帮助下,黄岔人把保护革命遗址和古村寨相结合,治山、治沟、修路一起上,走出一条旅游开发的生态发展之路,显现出崭新的风采。

新时代是奋斗者的时代,红色基因就是奋斗基因,在建设经济强市美丽邢台的伟大征程中,我们应该把对先烈的缅怀和崇敬化为继续奋斗的动力,努力谱写新时代的精彩篇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