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要闻动态 > 媒体报道

“剪”出10万农民好日子——李保国和一把果树剪刀的故事

2021-06-15  来源:河北日报 字体:  打印   

“一年365天,李保国老师有200多天行走在大山深处,拿着这把剪刀为果农传授技术……”

走进位于临城县的李保国科技馆,一楼科技成果展厅的玻璃展柜里,一把剪树枝用的剪刀格外引人注目:圆弧的刀片上有了锈迹,红胶皮包着的手柄,磨得掉了皮。馆长李占芳正向游客们娓娓道来。

搜索李保国的照片,这把剪刀的出镜频率很高:不同的季节,不同的果园,不同的农民,李保国用这把剪刀剪出来好日子。

76332d77-7b05-481d-9f6a-cab7aea7f768.jpg

↑2012年4月13日,李保国在临城县为农民讲解核桃树修剪要领。(本报资料片)

一开始,农民们却不认可这把剪子,甚至觉得李保国“败家”。

只见他手拿剪刀,咔嚓咔嚓,一会儿工夫,就把一棵苹果树的枝条,剪掉了三分之一。杂乱的徒长枝被剪掉了,结满花蕾的病弱枝也被剪掉了,原来密密匝匝的树枝显得稀稀疏疏。

看着满地落下的小苹果,大家伙儿都心疼,直性子的农民急了眼:“果子没有长大就给扔了,怎么丰产?”“到时候你一拍屁股走了,我们找谁说理去?”

李保国胸有成竹:“明年果树如果挣了钱是大家的,如果损失了,算我的。”

打那起,无数双眼睛就盯着这些稀疏的树枝。

村民们发现,经李保国修剪过的苹果树,叶子浓浓绿绿,虽然挂果稀疏,但个个水灵。昨天像粒花生米,今天像颗鹌鹑蛋,毛茸茸的小脸蛋儿一天天光滑起来,亮亮的,泛着青光。八月里,秋风涂红又涂金,红的是国光,黄的是金冠。

收获的苹果一筐筐过秤,剪了枝的平均每株结果47.5公斤,亩产3000公斤。而没修剪的,亩产才1000公斤,因为品质差,卖的价格也低。

原先急赤白脸的村民们,服气了,规规矩矩围着李保国学剪枝。

李保国掏出剪刀,当场示范:“整形修剪,你们就记住一句话‘去掉直立条,不留扇子面’。现在不舍得剪,以后就会长成大锅盖,影响采光……”刀起枝落,动作娴熟。通俗易懂的大白话,让围在他身旁的果农们纷纷点头。

李保国懂果树、更懂农民。他会用农民的语言和他们交谈,用大白话讲清大道理。

讲完课,李保国还要当堂考试。村民们掏出的剪刀五花八门,有杀鸡宰鱼的大剪子、有裁剪衣服的缝纫剪刀,李保国每次上山,都多带几把剪刀,分给大家。村民们也不跟他外道,拿起剪刀开始比划。

有的村民掌握不好技术要领,李保国要拽住他们的胳膊找角度,捏着他们的手腕找力度,常常是一个小时才能教会一个人。类似这样的技术培训和技术推广还有很多,可他从不嫌麻烦。“把农民变成我”,本来就是李保国的心愿。

看似简单的几剪子,却是李保国多年的积累。

4d0a52f8-3d48-4b01-abbd-30d2defb2fcc.jpg

↑李保国科技馆内陈列的李保国使用过的果树剪刀。

1978年,李保国考取河北林业专科学校蚕桑专业。毕业留校不到10天,河北组织开展太行山综合开发研究。刚刚跳出农门的李保国扎进山沟,第一站来到太行深处的邢台前南峪村。

村子一穷二白,仅有的家当是2000多棵板栗树和几十亩苹果园,都是叶稠果稀。住在简陋的石头房里,李保国吃力地思考着农民的命运、大山的命运:“我是农民的儿子,最见不得百姓穷。老百姓需要什么,我就研究什么。”

他借阅了大量果树管理方面的书籍,日夜研读,反复实践。对照、改进、嫁接、示范……建立了太行山板栗集约栽培、优质无公害苹果栽培、绿色核桃栽培等技术体系。

内丘县岗底村有一个懒汉叫梁山林,家里一贫如洗,快四十岁了还打着光棍。李保国专门找到他家,手把手教他种苹果,拉着他同自己一起起早贪黑,整日泡在果园里。梁山林种苹果富了,不仅娶了媳妇,还住上了楼房,开上了轿车。

在太行山,像梁山林这样被李保国改变了命运的人还有很多,10余万农民因为李保国脱贫致富。

这么大贡献,李保国的日子应该惬意又富足吧?

他却继续行走在太行山深处,面皮黝黑,穿着随意的衣服,踩着胶鞋,总是胡子拉碴的。

除了剪枝条,李保国的剪刀还有一个用处,剪胡子。这也是他多年练就的本领。

当年,李保国住在前南峪村果园的小石屋里。不但要搞小流域综合治理,还要管理苹果园,培育苹果树苗,每天洗脸都不能保证,别说刮胡子。

于是,他在修剪果树之余,照着镜子,用剪树枝的剪刀修剪一下。

后来,妻子郭素萍专门为他买了一个电动剃须刀,他基本不用。每天要刮,嫌麻烦。而且,农民哪有每天刮胡子的?下巴光光净净,他们看着也不习惯啊。

他还像在前南峪时一样,隔几天,用小剪刀对着镜子修剪一下胡子,或干脆就用大剪刀,像修剪果树一样,三下五除二,完工。

李保国是教授,是全国优秀共产党员,是“人民楷模”,是“太行山上的新愚公”。他早把自己变成了农民。